联系客服
信创产业介绍

信创,即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它是数据安全、网络安全的基础,也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过去中国IT底层标准、架构、产品、生态大多数都由国外IT商业公司来制定,由此存在诸多的底层技术、信息安全、数据保存方式被限制的风险。随着中国的发展,很多技术因为一些原因越来越受制于人,尤其是上游核心技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明确了“数字中国”建设战略,抢占数字经济产业链制高点。于是,国家提出“2+8”安全可控体系,2020-2022年是国家安全可控体系推广最重要的3年,中国IT产业从基础硬件-基础软件-行业应用软件有望迎来国产替代潮。这些都是为了实现信创发展的目标:自主可控。

信创涉及到的行业包括IT基础设施:CPU芯片、服务器、存储、交换机、路由器、各种云和相关服务内容,基础软件:数据库、操作系统、中间件,应用软件:OA、 ERP、办公软件、政务应用、流版签软件,信息安全:边界安全产品、终端安全产品等。

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发展是一项国家战略,也是当今形势下国家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发展信创是为了解决本质安全的问题。本质安全也就是说,把它变成中国自己可掌控、可研究、可发展、可生产的。信创产业发展已经成为经济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链发展的关键,从技术体系引进、强化产业基础、加强保障能力等方面着手,促进信创产业在本地落地生根,带动传统IT信息产业转型, 构建区域级产业聚集集群。

全球IT生态格局将由过去的“一极”向未来的“两极”演变,中国要逐步建立基于自己的IT底层架构和标准。基于自有IT底层架构和标准建立起来的IT产业生态便是信创产业的主要内涵。

信创产业发展

2020年被认为是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产业(简称“信创”)的发展元年,但信创产业的发展远早于此,“信息技术创新”、“信息技术应用创新”等词汇组合约十年前就常见诸报端。实际上,从《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1986—2000年科技发展规划》到2016年《“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等,在关键科技发展上,我们一直有着严谨的国家级规划。

而在常规的科技发展规划之外,我国还在少数高精尖专项技术中有独立的计划,如1986年“863计划”、1997年“973计划”、2006年“核高基”计划等。大概每10年左右,我们就会在规划之外额外穿插这些专项科技发展计划,且这些计划还会跨越多个规划周期。

比如发端于“七五”首年的“863计划”,在“十五”时期依然是国家科技计划体系的三大主体计划之一,继续集中力量、重点突破、实现国家核心技术的跨越式发展。每一个计划,都在计划时期内解决了当时的技术难题,也同样会有新任务留给新一代人扛起来。

随着“核高基”专项计划通过“十一五”“十二五”连续十年的努力,我国在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这三个方面取得较大突破,解决从无到有之后,将进一步实现从“可用”到“好用”。

信创行业现状

作为信创产业三年从试点到推广的收官之年,2022年是一个信创产业大年。但产业的大年,却未必是每一家公司的大年。行业龙头往往收获最多,但更多信创企业,离龙头的距离却可能越来越远。

对信创产业来说,迈过技术门槛之后,下一个更难的门槛就是商业化了。特别是在补贴扶持政策可能的变化之下,企业首先更需要拥有造血能力。未来几年,信创补贴政策必将发生转折。正如新能源补贴一样,弱者最终都会被淘汰,补贴不是为了拯救那些终将被淘汰者,而是为了让强者喘息。一旦优胜者积累到足够优势,一场行业格局的重塑就不可避免。

信创产业的产业链可分为软件领域、硬件领域、云计算和信息安全四大板块。未来,有些板块甚至可能会从几千家碰撞融合成几百家,或者从几百家碰撞融合成几十家,甚至少数领域可能会是寥寥几位选手三分天下。

尽管中国核心硬件与基础软件都比较薄弱,但是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到办公系统,从基础硬件到基础软件再到应用软件,从拿下订单到逐步建构生态,信创企业也是“各显神通”。

尽管中国核心硬件与基础软件都比较薄弱,但是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到办公系统,从基础硬件到基础软件再到应用软件,从拿下订单到逐步建构生态,信创企业也是“各显神通”。

据统计,2021年,中国上市公司共实现营业总收入64.97万亿元,同比增长19.81%,远高于当年GDP增速。全年共实现净利润5.30万亿元,同比增长19.56%。按照证监会公布行业划分标准,19个行业门类中,利润排在前三的行业分别是金融业、制造业和采矿业,上述三个行业合计贡献上市公司整体净利润的接近88%。

自2020年信创进入大规模落地推广阶段以来,近三年来从党政到金融、电信等重点行业信创都在加速应用,信创已经成为经济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链发展的关键,锻炼出了一大批技术队伍。

但在信创产业万亿市场规模下,国产龙头与国际老牌巨头在核心技术储备和领军人才梯队建设上依然存在较大差距,而一些腰部企业更是可能一步走慢,步步被动。